suv是什么意思,华丽的外出,shine

公元762年11月,唐代诗坛最有影响的浪漫主义大诗人李白在其族叔当涂令李阳冰家中与世长辞,终年62岁。他的床头是尚未编纂成集的诗稿。他那扑朔迷离的身世、狂放不羁的个性和传奇色彩的人生给人们无法释怀的困惑,他那满腹锦绣的才情、怀才不遇的悲剧和suv是什么意思,华丽的外出,shine穷困潦倒的结局让人们对他多舛的命运扼腕叹惜。


诗人一生不得志的原因是什么呢?

才华横溢却拒绝科考

诗人五岁博览儒家经籍,因熟诵《六甲》而闻名乡里,而且十五岁的时候,他就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乡土作家。作为诗坛奇才,其诗篇至少有9000余首,但仅有996首传世。其诗不拘章法,自成一体,而且作诗时从不雕琢推敲。诗兴至,灵感来,即有作品问世。甚至可以在酒醉之时脱口成诗,诸如《将进酒》《清平调》《宫中行乐词》《月下独酌》《对酒醉题屈突明府厅》等皆是诗人乘着酒兴一挥而就,其诗才横溢,在当时几乎无人能及。

然而诗人并未运用其诗才去搏取功名以实现他“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的政治理想。和同时期的著名诗人杜甫相比,杜子美逢试必考、屡试不第,而诗人一生都没有参加过一次科举考试。唐朝的进士科主要是以诗赋取仕。诗人长于五言又精于七律,以其之诗入取进士之科,即使不参加辅导班,即使不去找后门,最起码也可以考个本科文凭,当个七品知县。

有学者推测诗人是胡商之后不具备考试资格。可是,根据史料记载,唐玄宗时代以前就已经取消了商人禁止参加科考的限制。

如果说诗人无意于仕途,更与史不符。早在公元720年前后,诗人尚在老家四川年龄也只在弱冠时,他就去拜谒益州长史苏蕤,后转拜渝州刺史李邕,第三次又去拜谒司马承祯,最后一次是在公元733年诗人已经33岁,于襄阳拜见荆州刺史韩朝宗。这些可能是封建时代早期的比较公开的跑官行为。诗人如此行事且不以为耻,目的只有一个:求官。

如果说诗人不愿从政基层,也于理不通。如果不想做芝麻小官,那么就没有必要多次拜谒地方官吏。再说,不做科干、县干、厅干,就直接分配到政治局工作,那怎么可能?况且没有从政经历又没有名牌大学的学历文凭,凭什么让一介布衣一步登天?没有政治舞台,哪能青云直上?


如果说诗女战士被虐人蔑视科举制度,deliqisha又没有文字根据。科举制度起源于隋,经过唐宋的发展,明代为最盛,至清代逐渐衰落。客观上说,封建社会科举制是选拔人才的主流方式也是比较公正的方式之一,可以确定混沌血神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还没有找出另一种可以取而代之的更好的选拔人才方式。中国历史上的多数文学家和政治家是进士之身,这说明科举制度也曾经发挥过积极的作用,有一男孩都想有辆车定的积极意义。诗人拒绝考试,在官方的红头文件(圣旨)上和朝廷编制的录取通知书(皇榜)上永远也没有了他的名字。这对一个满腹锦绣、志向高远的热血青年而言,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令人惋惜。

诗人多次拒绝结发妻子许宗璞和友人孟浩然要他参加科举考试的劝说,确实是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这也从侧面说明诗人政治上的不成熟。在公元730年及之后的三年时间,求官心切的诗人居然三次离家出走,杳无音讯,分别于安陆白兆山、终南山和嵩山过着隐居生活,虽然时间都很短暂,但其行为令人费解。倔强的诗人对自己的决定最终没有改变,这也为他后来多舛的命运埋下了里弗斯驾驶战斗模式伏笔。

终入仕途却挂冠而去

公元740年前后,唐玄宗以一号红头文件的形式颁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人事体制改革农门女财神的通知”:今后,凡有一技之长,或者表现突出者,经地方政府推荐或自荐,由吏部考核或皇上钦点,可免于参加选拔考试,直接授予官职。此后不久,玄宗即以书面通知调诗人进京任职。当时,他刚游过泰山后不久,所写的《游泰山六首》可能还未定稿,就跑到南陵与朋友们约会去了。接到这个任职文件,诗人的确有些喜出望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南陵别儿童入京》)。这一年是公元742年,诗人42岁。

诗人奉诏入京,供奉翰林(国家级公务员,相当于现在的首长的贴身秘书)。供奉翰林之职是唐朝专门从事皇帝诏书、皇帝公文、信件的内差,闲时还可以陪同皇上吟诗作赋填词,附庸风雅,虽无政治权力也无政治责任,但实为皇上之近臣。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所以如果运作得当,不排除平步青云的可能。即使不能升官发财,但只要紧跟皇上路线,足可以在退休时领到退休工资,告老还乡时还可以享受京官的礼遇。


可是,入仕之后,诗人纵酒、玄谈的习惯毫无收敛,他的行为和思维同样狂放,又喜欢在公开场合酒后骂人。他先骂奸臣“奸臣欲窃位,树党自相群”,接着骂王侯“王侯皆是平交人”,最后又来骂皇帝“殷后乱天纪,楚怀亦已昏”。即使不是酒醉,他也要说一些诸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之类的与朝廷格格不入的反动言论。只这一件罪状也罢,他偏偏又要挑衅皇上和皇上的权臣和贵妃。一次酒醉后,他居然要皇帝给他调羹,要高力士替他脱靴,要杨贵妃帮他捧砚。虽然是因平日看不惯高力士和杨贵妃,这次泄了点私愤,但倒霉的最终还是自己。因树敌众多,整个官僚集团不能接受他,诺大的长安城也容不下他。俗话说:太高的东西容易折断,太白的东西容易污染。困居长安的诗人虽然没有被当时官场上的污淖之气熏染,但是他却很快地折断。终于,因无法融入官僚集团,一年的试用期后,诗人主动地递交了“辞职报告”,挂冠而去。


报国无国却误入歧途

根你好湿据相关史料的记载,诗人的辞职实在是不得以而为之。试想,玄宗对一个掌握宫廷机要的贴身秘书能不从严要求吗?如果都像李白那样工作干完之后就到花街喝酒,那还有什么制度和纪律?又何以去约束其他的臣子?即使海普凯诺诗人是文采出众,但他经常酒后误事,遇到突击性的工作时找不着人,差人找到了也是烂醉如泥的模样,叫玄宗如何放心?!另外,又有白古已死黑古是替身人向玄宗报告他口无遮拦的反动言论,更加深了对他的不满。至于反动言论,诗人只是信口开河,却被皇上误以为他是个“拿起筷子吃肉,放下碗骂娘”的不忠之臣。鉴于以上基本事实,权衡利弊,玄宗用冷落的手段逼他辞职,实际上是不想落下一个不能纳贤的恶名。对于诗人的所言所行,虽有过错,给他个警告或记大过的处分就可以了,再处罚严pgonehme重一点,调离京城或者降职、停薪留职什么的,都可以,没有必要开除他的公职呀!(诗人辞职是表象,实质是罢官、开除)

“日近长安远”,丢了工作的诗黎若孟荆白人与实现理想的距离越来越远,心情似乎也越来越坏,以至于一时间无法排遣而流露笔端,是有《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问世。其诗云: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在诗人看来,好象整个人生唯有驾着扁舟遨游江湖的出路。其意志消沉至极点。颇负盛名的诗人写出的却是如此消极的诗句,让人无不扼腕叹息。在唐朝时代,在政治上经历失意的比比皆是,比如,孟浩然终身不仕,王维亦官亦隐,韩愈柳宗元是宦海沉浮。可是这些文坛上的重量级人物在遇挫后能够保持一份豁达的心态,这是诗人所不可及的。不就是丢了工作吗?还可以再找呀!不想找工作也行,老头子李客就在四川开了一个很大的铜铁公司,在四川的各大州镇还有李氏家族的分公司,到那里谋个“副董”应该不成问题。不去做“金领”也行,守住父辈的万贯家财,娶妻生子,同样可以吟诗练剑喝酒玄谈,一样可以潇洒快活。放着衣食无忧的富人生活不过,偏要去为那无法实现的理想过漂泊不定的浪人生活,时而三餐不继,时而郁郁寡欢,这是当时和后世的人们所无法理喻的。


对于政治,诗人在入仕之前是拼命争取,得到了又不珍惜。令人痛心!如果籍放还事件诗人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再纵酒度日,放浪形骸,加之文笔出众,也许还可以东山再起。诗人也一直在寻找东山再起的政治机遇。他云游四方所行走的路线都围绕一个圆心:长安。他甚至以谢安为偶像,在宣州流连忘返,而“东山再起”就源于谢安(字安石)曾经在东山隐居,后桓温请之出山,力保东晋王朝,立下战功,后又功成身退,其侄孙谢朓在南北朝时的齐代又出任宣州太守。出于“东山再起”的情结,诗人的作品中出现了大量的有关谢安的文字。如:“小隐慕安石,远游学屈平”,“蜀主思孔明,晋家望安石”,“谢公不徒然,起来为苍生”,“尝闻谢安石,携妓东山门”,“安石在东山,无心济天下”等。可是诗人空有政治理想,而无政治能力,又把握不住政治机遇,在政治形势比较混乱的局面下,又缺少政治敏感性或者说是缺少政治上的前瞻意识,在安史之乱爆发后以报国外星兄妹之心参加璘府幕僚,误入歧途,被统治者以从逆之罪逮捕入狱。由此可见,即使他到了人生的晚年他也仍然没有放下他的政治理想。

囊中羞涩却挥金如土

离开首都长安,诗人背着一包唐玄宗赐予的金银直接抵达东都洛阳。表面上看,诗人除了这些安家费和养老金,在长安的生活似乎是一无所获。其实,他收获了比金银多出几倍的名声。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早已使他成为非凡人物,家喻户晓。这次,放还事件一出,立即成为“焦点新闻”,诗人也正式成为大众明星。

如果说诗人过去有些知名度,那是在作家圈和准作家圈的事。现在,各部门、各行业,包括农村生产队,人尽皆知“李白”的大名。虽然没有相关史料对此论证,但胡歌的老婆王晓晨是诗人未定稿的诗集在贞元元年“家家有之”足以说明诗人在当时就是一位公众人物的zoofi事实。这是诗人梦寐以求的。这种被炒作的名牌效应是无论多少金银都无法买到。

对于那一包沉甸甸的银子,诗人可能几天功夫就可以花完,钱多钱少对他来说是一回事。在吃喝方面,他自己说是“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根据《上安州裴长史书》记载,诗人从四川顺江而下,到达维扬(今扬州一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花了三十万两银子!这既说明诗人家境殷实,又说明诗人仗义疏财,视金银如粪土。有学者曾经就诗人的漫游费大做文章,一方面对其家庭出身模棱两可,认为其父李客乌雅心颜可能是一个商人,也可能是中小地主,其旅游费由家庭承担;另一方面认为诗人两次娶了前宰相佳县人的爱情故事的孙女,做了上门女婿,肯定有花不完的金银财宝供他游山玩水。其实不然。


诗人25岁出蜀,27韩冰霓岁在湖北安陆与前宰相许圉师的孙女结婚。这两三年的旅游费用以一年30万计算,两三年至少也有50万,在没有结婚又没有任何经济收入的情况下,因为没有根基和名气,所以除了别人接济,诗人旅游主要的资金来源是家庭供给。结婚之后,利用许宰相的故交结识了一些上层名流,提高了知名度,手头也比较宽裕。但是,这些钱可能只能给诗人请客喝酒用,要想旅游,作为上门女婿要想从妻子那领到盘货架平台缠,出门一两天尚可,想要一去两三月不见人影的路费,天下最贤惠的女人也不会这样做。所以在生活困顿之时,诗人只能借写诗换点稿费维持生活和旅游的费用。从诗人的很多赠诗中,可以得到印证。那个时期,他是一个靠卖诗为生的职业诗人。漫游与写诗在提高他的个人影响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诗人有句名诗: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两件,诗人均未如愿。纵观其一生,他政治上是怀才不遇,经济上是穷困潦倒。在他流放夜郎之后,最后一任妻子宗氏也重庆同志会所离之远去,他被迫选择了投靠族叔李阳冰,过起了寄人篱下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