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avicii,完美英文

近期,一部名为《老中医》的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段播出,因受“翟天临事件”影响,该剧所有由翟天临参演的镜头全部被删除,也曾因此引起广大网友的热议,而我却从《老中医》这部电视连续剧,再次联想到了曾经的京城名医,一代国医泰斗——施今墨先生。

施今墨

我在撰写《陆士嘉:她曾师从物理大师普朗特》一文时,曾涉及到施今墨其人,施今墨是陆士嘉的亲舅舅,陆士嘉的母亲施桐君在陆家几乎被山西新军满门抄斩之后,投靠在京城从医的弟弟施今墨,一家人才得以劫后余生,而陆士嘉当年能够前往德国自费留学,也是完全得益于其舅舅施今墨的资助。

2019年是施今墨先生逝世五十周年,对于这位中国近代中姜耀扮演者医临床家、教育家和改革家,当年曾享誉北京的“京城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公众还是所知甚少,让我们一起去领略施今墨先生精彩的中医人生吧。

施今墨

施今墨(1881—1969)原名施毓黔,字奖生,浙江萧山人,1881年3月28日出生于贵州,因此被取名毓黔,以示出生于贵州,施今墨的祖父曾在云南、贵州为官,而施今墨也就出生在了“黔”,而施今墨外祖湖南城市学院智慧校园父李秉衡更是晚清重臣,曾任安徽巡抚、山东巡抚、四川总督等封疆大吏。

施今墨在其年幼之时就立志学医,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因为母亲多病,二是因为舅舅李可亭是名中医,施周明艺今墨是在甲午战争那一年开始随舅舅李可亭学习中医的,经过七八年的学习,已经通晓中医理论并可以独立行医了。

但施今墨的父亲却认为男人要成就一番大事业,走仕途才是唯一出路, 1902年其父亲到山西任职时,施今墨不得不放弃学医之路而随父亲入晋,入读山西大学堂,当时山西大学堂刚成立不久,时任山西巡抚岑春煊接受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的建议,在山西大学堂增设西斋,原有部分为中斋,施今墨曾因反对李提摩太的专制而被开除。

施今墨由此转入山西法政学堂就读,因其学习photolemur成绩优异而被保送到刚刚成立的京师法政学堂学习,这所学校位于北京,是以造就法政通才为办学宗旨的。

施今墨在太原和北京求学期间,并没有完全放弃从医,而是以自己的医德和医术悬壶济世,以疗效卓著医德高尚而深受老百姓的信赖,其名气也逐渐远播,许多人都慕名找他看病。

施今墨为病人把脉

当时辛亥革命在全国各地风起云涌,施今墨也深受革命思想的影响,经人介绍与湖南人黄兴相识,由黄兴介绍加入了中国同盟会,并跟随黄兴从事革命活动。

1912年1月,施今墨以山西代表的身份参加了孙中山在南京就职临时大总统的典礼,并应黄兴之邀留在陆军部,以客卿身份协助陆军总长黄兴制定陆军法典,当时陆军部制定的《陆西瓜哥哥军刑法》、《陆军惩罚令》姜焕杏、《陆军审判章程》等典章中都有施今墨的手笔。

袁世凯取代孙中山出任中华民国总统之后,黄兴的陆军总长一职被段祺瑞所取代,不久“二次革命”爆发,由于长期为革命事业奔波操劳,黄兴的身体每况愈下,最终因病在上海逝世。

施今墨与他的学生合影

当时正值谭延闿复职湖南省长兼督军,他力邀施今墨出任湖南省教育厅长,但施今墨到任不久,就发现因军阀混战而无人过问教育,在无钱无人的窘境之下,施今墨也是壮志难酬。

1917年8月,京畿一代发生水灾,曾出任北洋政府总理的熊希龄被特派督办,全权赈济饥乏,抚恤流亡,收养难童,他在北京香山静宜园成立了香山慈幼院美体美体,邀请施今墨出任副院长,经过几年的运作,施今墨深感官场的倾轧和腐败,遂对从政失去信心,从此弃政从医,又回到从医的轨道上来。

1921年,已是不惑之年的施今墨在北京宣武门内开办诊所,正式挂牌悬壶济世,并将自己的名字“毓黔”更名为“今墨”,一是纪念诞生之地;二是崇尚墨子,行兼爱之道,治病不论贵与贱,施爱不分富与贫;三是以“修海普凯诺身洁行,言必由绳墨”为立身之本。

施今墨在著述

施今墨原本就已修成正果,一旦全身心投入悬壶济世,很快就医名大噪,诊所门前经常是车水马龙,慕名前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其精湛的医术立即誉满京城,成为京城名医之一。

1924年12月底,孙中山扶病抵达北京并住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在孙中山住院期间,还曾延请施今墨参加会诊,以期望通过中西医综合疗法康复,但孙中山终因肝癌病逝。

历史上反对中医者,不乏重量级人物,诸如严复、梁启超、鲁迅、陈独秀、汪精卫等人,但主张废止中医第一人则是余云岫,在1929年2月下旬召开的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上,时任中国医药学会上海分会会长余云岫提出的《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障碍案》竟被会议通过,南京政府随即公布了“废止中医案”。

施今墨

“废止中医案”公布之后,立即引起全国医界和公众的哗然,东游到武之憨豆的假期面对中医生存岌岌可危之势,施今墨挺身而出,团结业界人士奔走呼号,并组织华北中相声,avicii,完美英文医请愿团赴南京请愿,逼迫政府收回“废止中医案”。

面对全国中医界和各界民众的强烈反对,南京政府为了息事宁人,也不得不取消了废止中医的提案,但此举对中医的打击却是巨大的,此后关于中医的存废之争就没有中断过。

为了振兴中医事业,施今墨与萧龙友、孔伯华等人在北平创办了“北平医学校”,由萧友龙出任校长,施今墨与孔伯华出任副校长,此校后来又更名为“北平国医学院”,前后办学14载,培养了一大批高级中医人才,直至于1943年被迫停办。

北平国医学院开学时师生合影

1931年3月17日,中央国医馆在南京成立,焦易堂出任馆长,陈郁、施今墨出任副馆长,在“中医科学化”的方针指导下,制定了中医学术标准、全国统一病名,编审中医教材等许多有益的工作,为维护中医药合法地位和发展中医教育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1932年春,施今墨又与魏建宏、刘肇甄等人创立了华北国医学院并担任院长,校址位于北京西城大麻线胡同,以学习借鉴现代科学方法、研究整理中医遗产、发展国医教育、培养专门人才为办学宗旨,主办《文医半月刊》,办学长达18年,入学人数接近650人,办学经费除收取少量学费之外,不足部分均由施今墨自掏腰包。

施今墨与华北国医学院师生合影

施今墨声望日隆,慕名找他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其中不乏达官贵人,何香凝、溥仪、载涛、李宗仁、郭德洁、杨虎城等人都曾延请施今墨诊病,尤其是施今墨为汪精卫岳母卫月朗治疗痢疾案例,可谓是一脉定乾坤,让一向反对中医的汪精卫从此禁言。

1936年1月,国民政府颁布《中医条例》,标志着中医在国家医药卫生系统取得了合法地鸽行天下全集视频位,而施今墨所施加的影响和作用是非常大的,《中医条例》规定了考核办法及立案手续,北京第一次考核时,施今墨与萧龙友、孔伯华、王逢春被推举为主考官,负责出题及阅卷,“北京四大男同志tv名医”之说从此流传开来。

京城四大名医

1941年,上海复兴中医专科学校成立,由施今墨出任董事长,并创办校刊《复兴中医》,又三叶青的图片先后在北平、上海、山西、察哈尔等地协办或资助创办中医学院、中医讲习所、函授班、研究班等,培养了大批中医人才,施今墨为保卫国粹,维护中医的健康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上海复兴中医专科学校洪七公叫花鸡加盟校董会合影

新中国成立后,施今墨被推选为全国政协华润电力供应商门户委员,还担任了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并且成为周恩来总理的保健医生,周恩来鼓励他为祖国医学事业多做贡献,而施今墨也为中医的发展献计献策,“成立中医科学研究院、中医医院、中医医学院,开展中西医结合事业,提高中医的地位……。”不遗余力地为振兴中华传统医学奔走呼吁。

上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主席在接见和崔智燕宴请卫生系统知名人士之时,就包括京城名医施今墨先生,并留下了一张珍贵的毛主席与施今墨同框的历史老照片,时任卫生部长李德全也在其中。

毛主席接见施今墨

文齐思乔革开始之后,一生经历复杂的施今墨也难逃厄运,被抄家被批斗,甚至被勒令搬出东绒线胡同194号寓所,以致全家无处安身,施今墨小女儿不忍看着年迈且病重的父亲受难受辱,偷偷给周恩来总理拍了封电报,全家人才得以被保护起来。

1969年春,正值九大召开期间,施今墨却已病危,人生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时,他还口述对中医的建议,并留下了他一生中最后一首诗:“大恩不言报,大德不可忘,取信两君子,生死有余光。余恨生亦早,未能随井冈伊迪芬奇的秘密,路歧错努力,谁与诉衷肠。”嘱咐家人在他长垣蘧孔学校百年之后,将此诗送给周总理和邓大姐。

施今墨与家人合影

1969年8月22日下午4时,施今墨在北京医院走完了他的中医人生,享年88岁,其遗体被用于医学教学解剖,这也是遵照其生前遗嘱安排的,要为医学研究做最终贡献,他也是京城名医中第一个捐献遗体的人。

1971年,施今墨的骨灰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公墓,后来家人在北京万安公墓诗艾为其修建了一座衣冠冢,也许是因为许多知名人士都在这里安息,也许是考虑为了清明扫墓方便。

在施今墨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之际,也借电视剧《老中医》热播之时,谨以此文缅怀和纪念施今墨先生,并向一代国医泰斗施今墨先生致敬!!!